音乐苏州
首页 > 新闻中心 > 音乐评述 > 文章内容

25年前的今天,中国古典音乐腾飞的起点

发布:音乐苏州    浏览量:404    发布日期:2022-10-24

不同的时代,却有一种相同的声音。

是不屈服于命运的呐喊,是不妥协于洪流的创新,是对开拓新纪元的渴望。25年前的今天,1998年10月13日,人民大会堂,西班牙国宝级指挥家拉斐尔·富吕伯格-德-勃格斯携手德国柏林广播交响乐团登场,奏响极具象征意义的贝多芬《第三交响曲“英雄”》。北京国际音乐节搭乘着饱含启蒙思想的乐章,横空出世。曲毕,乐声、掌声与欢呼声回荡在这座有着特殊意义的建筑上空,余音绕梁、久久不散。那是振奋人心的一夜,是敢想敢闯的回响。

1998年10月13日,《北京晚报》对首届

北京国际音乐节开幕的报道

25年,我们走过了中国古典音乐发展的腹心、登上了与世界联结的阶梯、听到了中国音乐在国际舞台振聋发聩的频率,看到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孕育出的生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回望前辈们走过的历程、留下的创造、挥洒的热情、坚守的初心,给予了我们饱满的热情,大胆创新的勇气,愿为中国古典音乐行业与全新的国际视野接轨努力。2002年音乐节首倡“中国概念”,至今创作出22部精妙绝伦的委约作品,用这些作品与世界交流,记录着中国音乐事业的发展历程。

北京国际音乐节的25年,也是中国古典音乐行业发展的25年。艺术需要纯粹,音乐人才同样也需要用赤子心去呵护。北京国际音乐节为中国音乐人才提供了广阔的平台和展示机会。对青年音乐家的扶持和提携,更是北京国际音乐节的担当。

2022年,北京国际音乐节迎来第25个生日。在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北京国际音乐节将始终坚持与世界接轨、在国际舞台扩大号召力和影响力,努力成为中国音乐事业与世界对话的重要平台。

25岁,对一个艺术机构而言,过去的辉煌成绩和艰难坎坷都凝练成前行的笃定,澎湃的想象力与创造力都盼望着明天的来临。作为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创始人、首任艺术总监、艺术委员会主席,指挥家余隆关于25周年,关于过去、现在和未来有很多肺腑之言——


余隆在9月21日新闻发布会上致辞

人们常用“白驹过隙”来形容时间的流逝,这样的表述在年轻人看来是不会有感觉的,只有当一些事物、一些数字真的提醒着我们,时间已经过去很久的时候,才会驻足回首、感慨万千。

1997年,我33岁,结束了在德国的留学、回到北京。可以说是年轻气盛、意气风发,也可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无知无畏”,就是想要做一些事情,在我熟悉和喜爱的音乐领域,尝试一些别人没有做过的东西。于是就和几位朋友在饭桌上尽情畅想着对未来的憧憬,当时的一个念头就是:有没有可能,在北京这个全国文化中心,办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职业音乐节?1998年3月,一份关于创办北京国际音乐节的、仅有3页的创意报告,得到了当时的文化部和北京市主管部门的批复,随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98年的10月,第一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举办。


1998年首届北京国际音乐节的新闻发布会

筹备第一届音乐节的很多细节,包括策划项目、邀约艺术家、签订合同、敲定场地,甚至是安排各个艺术团体的食宿、接待,现在在我的脑海里还清晰得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一转眼,竟然已经是将近25年前的事情了。我从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指挥,变成了一个即将步入花甲之年的指挥家和艺术管理者。我觉得,说自己把人生中最美好、最精彩的25年献给了北京国际音乐节应该不算夸张,同时我也由衷地认为,有音乐节陪伴的25年,是非常幸福的。


2届北京国际音乐节,身患重病的中国交响乐泰斗李德伦大师

坐在轮椅上由音乐节艺术总监余隆推上排练的舞台

25年,北京国际音乐节一直初心不改,坚持用最高的艺术标准、最职业化的运营机制、最前瞻性的艺术理念,搭建东西方音乐、乃至中外文化交流的广阔平台,可以说在全方位引领行业、开风气之先。

我们邀请阿格里奇、斯特恩、巴伦博伊姆这样的艺术大师和柏林爱乐、纽约爱乐、巴黎管弦乐团等等顶尖艺术团体造访北京,实现了无数乐迷近距离感受这些、以往只能在唱片中听到的艺术家舞台风采的机会。


2005年,瓦格纳四联剧《尼伯龙根的指环》

在第8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中国首演

2005年,我们实现了瓦格纳的鸿篇巨作《尼伯龙根的指环》在中国的历史性首演,还上演了瓦格纳、理查·施特劳斯、贝尔格、肖斯塔科维奇的多部歌剧杰作,填补了中国歌剧舞台的空白。


北京国际音乐节委约潘德列茨基创作的《第八交响曲》总谱,

作曲家在右下角题写“极大的默契与长久的友谊”

2001年,音乐节首次开启“委约模式”,至今已有超过20部委约作品在音乐节上演。我们坚持认为一个艺术机构有责任推动和助力当代音乐创作,让古典音乐艺术时刻与当下同频共振,潘德列茨基、菲利普·格拉斯、谭盾、陈其钢等中外作曲家们的精彩创作,为音乐节增添了最独特的艺术风采。音乐节委约作曲家周龙创作的歌剧《白蛇传》更是获得了普利策音乐奖,得到了世界范围内的认可,创造了华人音乐家的历史。


《悲喜同源》世界首演,作曲家陈其钢、小提琴家文格洛夫

与余隆共同见证了这部新作品的问世

2002年,音乐节首度提出“中国概念”,二十年来坚持不懈地用音乐这门跨越国界的语言讲述着中国故事,让世界聆听中国、了解中国。我们为黄自、丁善德、谭盾、叶小纲、陈其钢、郭文景、邹野等杰出的中国作曲家举办音乐专场,告诉所有的观众,要珍视我们自己的、我们身边的音乐大师。同时对于民乐、戏曲、少数民族音乐等等中国音乐形式,都进行了富有创造力地展现和推广,用实际行动践行着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


2016年以来,我们在三里屯进行的、以“新锐单元”版块

为代表的一系列前沿舞台创新与探索

一直以来,我个人和音乐节都在坚持传递一个理念,那就是“音乐节,不是单纯的汇演,不是简单地把许多台演出集中在一个时间段里”,它一定要有自己的理念,要有明确的主题,所以才有了2011年演出音乐家马勒的全部交响曲,以及2020年在疫情的影响下仍然隆重纪念贝多芬的一系列策划,更产生了2016年以来,我们在三里屯进行的、以“新锐单元”版块为代表的一系列前沿舞台创新与探索,包括浸没式歌剧、虚拟现实歌剧、迷你歌剧和声乐剧场等等。只有不断尝试、勇于创新,拒绝自我重复,同时坚持艺术标准,才能保证音乐节有持续的生命力,跟上时代、并且引领时代。我们也一直在努力拉近古典音乐与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的距离,从演出场地到表现形式,都力求多元,贴近现代的都市生活。


2018年,雀巢杯-青年音乐家奖获得者王斐南

此外,就是我总在强调的——给年轻人机会、给年轻人舞台。因为我自己就是在前辈们的关怀和支持下成长起来的,如果没有前辈、师长们的支持,也不可能有我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就创办新年音乐会,后来又创办音乐节的这些事情。我知道20岁、30岁的音乐家们有多么强烈的冲动去创造、去展示,这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领域中最宝贵的财富,所以音乐节25年来坚持给青年音乐家充分的展示机会,他们中的很多人就是从这里走向世界舞台,成长为如今乐坛的中流砥柱——这里面就包括我们的邹爽总监,在音乐节的众多项目中展示了自己作为优秀导演的功力和才华。我们还通过设立“BMF青年音乐家奖”,将“鼓励年轻人”成为一种制度、一种传统,让中国音乐人才的储备更加强大,我坚信,年轻一代会比我们更出色。

只是粗略地进行一下回顾,我们就发现音乐节做了这么多的探索、积累了这么多宝贵的经验,我想这不止对于音乐节、包括对于整个中国的文化艺术行业来说,都是值得总结和珍视的。

最后,我想说的,还是感谢,感谢陪伴音乐节25年一路走来的所有新朋老友。

感谢每一位登上音乐节舞台的艺术家,用自己卓越的才华为音乐节留下难忘的回忆,这里面有一些老朋友,比如潘德列茨基大师,大贺典雄先生,包括刘德海大师,都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是在音乐节的历史上,在观众朋友们的心中,他们的舞台风采永不褪色;感谢支持和帮助音乐节的所有机构,包括文旅部和北京市各级领导一直以来对音乐节的关心与呵护,感谢每一个赞助商、合作伙伴多年来对音乐节项目的支持与信任,是大家在幕后的默默付出,让音乐节一年一年、一届一届地、以精彩的样貌呈现在观众眼前。

感谢媒体朋友们,多年来对音乐节的关注和宣传,是你们的鼓励、支持,让音乐节拥有了越来越广泛的影响力,成为了首都文化领域的一张亮眼名片。

更要感谢所有的观众朋友、乐迷朋友们,音乐节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价值在哪里体现,我想最终都要在观众群体中去寻找答案,我的梦想和音乐节的梦想,实际上都是创造一种美好的、充满艺术气息的生活方式,既然是生活方式,它就不该是少部分人的、不该是属于某个领域从业者的,它意味着一种全情投入的参与感,需要越来越多的人把欣赏音乐当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我已经欣慰地看到,在这条路上有越来越多的同行者,这让我对音乐节的未来充满信心。

我还想感谢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团队,是这支专业、职业、敬业的团队,确保了音乐节25年来的行稳致远,让音乐节一直保持着出发时的那份纯粹和执着。将“高标准”传递到音乐节的每一个细节之中,真正改变了整个行业的气质。









苏ICP备07500736号 咨询热线:0512-69792982 62156895 版权所有:苏州音乐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