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苏州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文章内容

器乐学习可以始终上网课吗?她们进行了一次特别的尝试

发布:音乐苏州    浏览量:283    发布日期:2022-08-09

张嘉容在家中练琴

| 纪晨

最近两年受疫情影响,无论学生、家长还是老师,对网课都不再陌生。甚至当疫情反复时,大家已经可以从容地将线下课程转为线上课程。

钢琴老师陈溦有一个特别的学生,因为长期生活在国外,她跟随陈溦上了两年多的网课。器乐学习可以始终上网课吗?陈溦认为,“上网课的前提是老师和学生之间有一定的默契度,学生也一定要有很强的内驱力才行。”

一次特别的尝试

张嘉容(容容)4岁半开始和陈溦学习音乐基础,5岁学习钢琴。2019年7月,容容一家准备移民加拿大时,她已经学钢琴两年半了。容容的妈妈还记得,“当时正是容容非常喜欢练琴的阶段,每天坐在钢琴前能弹一两个小时不起身。”

一家人到达加拿大两个月后,钢琴漂洋过海姗姗来迟。这是容容学琴后第一次这么久没有弹琴,重新摸到钢琴的她很兴奋,反复练习临走前老师布置的曲子。容容的妈妈则定期把女儿的演奏视频发给陈溦,陈溦给出建议后孩子再接着练。这期间,无论家长还是老师都没有想过以网课的形式继续学习。陈溦说:“疫情之前,我觉得器乐学习一定要面对面,很反对上网课。”

2020年初,安顿下来的容容一家开始四处托人寻找老师。但容容的妈妈感慨,想找到一位好老师并不容易,“我们接触的第一个钢琴老师就是陈溦,她出生于音乐世家,从小把音乐当成自己的爱好。陈老师所有的学生都和她一样发自内心地热爱音乐。在这个高起点下,无论是孩子还是家长,以陈老师为标准再去找老师,难度很大。”后来,他们在当地找到一位年近五旬、可以上门教学的钢琴老师。试听课上老师问容容都会弹什么,容容把音阶、爬音和自己正在弹的曲目都为老师演奏了一遍。容容的妈妈看到老师思索了片刻,说:“我教过的所有学生中,没有人在这个年龄会这么多东西。”之后在发给容容妈妈的邮件中,这位老师也提到,“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我很愿意和她一起去探索音乐世界。”

也正是在此时,国内出现疫情,培训机构的所有线下课程都暂停。自2020年2月起,陈溦开始给一部分已经和她建立起默契、互相非常熟悉的学生上网课。“才一个月没有上课,很多学生的演奏就退步得非常厉害了,因为很多要点都需要老师不断、反复地提醒,他们才能记得和做到。”陈溦想,一个月没有上课的学生都退步得很厉害,容容半年多没有上课,自己练习肯定也会出现很多问题。既然同在一个小区的学生也是上网课学习,能否给容容也上一节网课,帮她解决一些问题呢?陈溦和容容的妈妈取得联系,听说可以和陈老师上课,容容格外兴奋。一节课以后,容容坚定地表示要继续和陈老师学钢琴。就这样,她开始以网课形式继续跟随陈溦学琴。

持续两年的网课学习

今年10岁的容容已经和陈溦上了两年多的网课,一直采用微信视频通话的形式。为了看清楚手型,陈溦的网课需要家长们的高度配合——不是架好手机就可以把学生交给老师了,而是要配合老师的要求不断变换拍摄角度,“我需要家长拿着手机俯视拍摄让我看手型,再从左侧、右侧分别拍摄。”

陈溦认为,钢琴网课的难点在于触键的轻重无法亲自做示范,只能用语言形容,这时就需要用很多孩子们能够理解的语言和比喻。容容说,今年上半年她在练习《汩汩的溪水》(Murmuring Brook)时,陈老师告诉她,“溪水是从远处流向你的,河水有缓缓而流的时候,也会有急转直下的时候,要弹出不同水流速度的变化。你想象,你带着妈妈去你喜欢的小河边玩耍,这是妈妈第一次来这里,所以你要像导游一下给妈妈介绍这是哪里,你的琴声就是你说话的语气。”好在师生二人的默契度很高,陈溦说完容容基本上就能理解,并且做到。“最初我还需要用更多的语言,现在可能只说第几小节‘给得不够’,她就明白是什么不够、应该怎样做。”陈溦说。

一首曲子,在完成识谱、解决技术难度和情感表达并练熟后,容容的妈妈会拍下女儿从头到尾完整演奏的视频发给老师,再由陈溦决定这首曲子是可以过了,还是要继续打磨。陈溦对学生的要求不是一个作品练得没有问题了再学新曲目,而是多个作品同时学习、打磨。“现在,每个作品要分配多少时间去练习,是由容容自己来规划时间的。”陈溦会培养学生自己练习时间分配,“可能最初是老师帮助他们规划好时间,学生按照要求去完成。之后,我会逐渐让学生自己练习分配时间,我只给予指导和建议。”

陈溦认为,容容能够长期以网课的形式上课,离不开她母亲的付出。每节网课,‍容容的妈妈都会在同一间房间内将老师讲的每一句话像速记员一样在电脑上记录下来,“我先不管字是否正确,先确保把老师说的内容记录下来。课后再花时间整理文字内容,誊写到一个笔记本上,平时容容可以随时翻看,时刻记得老师对她的要求。每天练琴前,我们俩会一起翻看笔记,复盘一下上节课老师提出的要求,然后再有针对性地开始练琴。”


容容妈妈的笔记

成绩有目共睹

对容容母女进行采访的那天,刚好是她们觉得很有纪念意义的日子。“我学钢琴整400节课了。”容容特别兴奋地告诉记者。根据容容妈妈的记录,在这400节钢琴课中,202节的课程是线下的一对一,剩下的课程都是网课。“在国外没有了很好的语言环境,我很怕她的中文水平会退步,也怕她无法理解一些中文词汇。课后我会询问她某一个词或者一句话她是否真的理解了。”

现在,容容学校里的同学都知道,这位来自中国的小女孩钢琴弹得特别好。今年5月,学校的音乐老师推荐她去参加当地的一场春季音乐会,容容登台带来斯卡拉蒂《升f小调奏鸣曲》和波迪尼《汩汩的溪水》。之后,音乐老师建议容容可以参加明年4月在温哥华举行的基瓦尼斯音乐节,音乐节期间会举行以西方乐器为主的音乐比赛,这是加拿大最具竞争力的古典音乐比赛之一。最近,容容的妈妈将比赛曲目汇总,扫描乐谱发给陈溦。“我看了曲目,大概是英皇考级8级的曲目难度。”陈溦有时会想,“如果容容没有出国,在我身边每周面对面上钢琴课,她的能力会比现在还好。”但通过容容和妈妈的付出,现在她并不比同期学琴的其他学生或同年龄的学生差,甚至更出色。因此,母女二人都坚定地跟随溦以网课形式继续学习。现在容容的妈妈最期待的是早日带容容回国看看家人们,“也能回去和陈老师突击上一段时间的线下课。”

陈溦的学生中,有一些人已经考上大学去了其他城市,但仍定期找她上网课或线下课。但持续两年多只上网课的只有容容一个人,而从学习效果上来看还是很成功的。“这离不开老师、家长、学生三方面的共同努力。任何一方不全力付出,学习效果都会大打折扣。”陈溦表示,虽然最初网课是疫情下不得已的选择,但经过两年的磨合,老师、学生、家长都更了解如何面对这种特殊的授课形式了。“可能最初,一节网课只能解决线下课程一半的学习任务。但随着学生的进步,对大多数学琴两年以上的学生来说,线上课和线下课在学习内容上的差别已经不太大了。甚至学生通过录制视频、一遍遍看自己演奏的录像,能够自己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也变相提高了他们学习的自主性。网课并非没有益处。”







苏ICP备07500736号 咨询热线:0512-69792982 62156895 版权所有:苏州音乐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