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苏州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文章内容

“中国交响乐之春”上演了这么多新作品,作曲家怎么看

发布:音乐苏州    浏览量:167    发布日期:2021-05-02

| 纪晨

4月8日至5月7日,在国家大剧院为期一个月的第七届“中国交响乐之春”中,22支交响乐团带来21场音乐会、五十余部中国题材交响乐作品。这正是本届“中国交响乐之春”活动最大的亮点:来自全国各地的乐团都带来了委约的新作品。在作曲家们的眼中,原创作品是非常重要的存在。通过“中国交响乐之春”的舞台,大众得以听到属于中国的音乐作品,这对交响乐在中国的普及、发展都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杨帆:期待让大家听到属于80后的声音

作曲家杨帆今年有两部新作品在“中国交响乐之春”中亮相,一部是由上海交响乐团委约创作的《父辈》,另一部是为中国交响乐团创作的《光荣岁月》(为女中音与乐队而作)。

在杨帆看来,疫情之后的“中国交响乐之春”更加意义非凡。如同多年磨一剑后纷纷进京“赶考”,乐团们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这种氛围特别好,大家互相学习、交流,共同庆祝党的生日。”

作为一位80后作曲家,作品能够参与到“中国交响乐之春”中他感到很幸运,“同年龄优秀的作曲家很多,交响乐团能够演出我的作品,对我创作上的提升非常大。我就是在一部部作品中成长起来的。”

“这次的两部作品,都是从我的感受出发,表达我对这个时代的理解和感受。”杨帆认为,一个国家需要有高艺术水准的音乐作品,也需要有能够表达出老百姓心声的作品,需要百花齐放,“只有有了更多的原创作品,才能展示出一个国家的文化软实力。就好比有了房子,有人住,才是一个家。有交响乐团,没有自己的原创作品,就是不完整的。”

郝维亚:通过中国作品让世界了解中国

“交响乐的繁荣和交响乐创作的繁荣,离不开交响乐团的演奏。只有通过演奏,这些作品才能被听到。这些年,我听过很多场‘中国交响乐之春’的音乐会,充分感受到中国交响乐团的进步。”作曲家郝维亚今年有两部新作品在“中国交响乐之春”中演出,一部是上海交响乐团委约的《我们一起奔向大海仰望天空》(为女高音与乐队而作),一部是中国交响乐团委约的《记忆深处》(为琵琶与乐队而作)。

“作为西方的艺术形式,交响乐在中国的发展时间短,在创作上更是晚于西方。我们需要尽快积累中国作品,才能让交响乐这种艺术形式为我们所用。如今我们经常听到的那些西方音乐作品,也是经过大浪淘沙才成为今日的经典。同样,这个时代我们创作的作品,也要去多演、多影响观众,通过时间的沉淀,才会留下属于这个时代、属于我们国家的经典作品。”在郝维亚看来,一个交响乐团是否是一支强大的乐团,不仅要看他们能把西方作品演绎成什么样子,也需要通过原创作品,让大家记住一支交响乐团,“一支交响乐团曾经首演过什么作品,一部作品通过哪个乐团的演奏让大家认识,这是很重要的。同时,交响乐作为一种世界通用的语言,也能够表达出中国的思想精神。这就要求中国作曲家们创作出符合当代精神面貌的作品,通过这些作品让世界了解我们。”

于阳:感谢交响乐团委约宏大作品创作

4月13日,“大潮之上”张艺与浙江交响乐团音乐会演出了由奚其明、于阳、王丹红创作的《大潮之上》。上海交响乐团也委约于阳创作了交响乐《中国颂》。

于阳认为,“中国交响乐之春”这个平台对作曲家和推动中国交响乐的发展都很重要,“我特意看了这次活动的介绍,原创作品很多,这一点非常可喜。”在于阳看来,原创作品是有生命力的。一个国家如果强大,它的音乐创作也一定是强大的。交响乐发展水平的高低,是一个国家实力的展现。“一个国家的交响乐实力,其实就在于它的交响乐创作能力。音乐的历史就是作曲家的历史,能被记住的都是某年某月某团首演了某位作曲家的作品。如果一支交响乐团只演奏西方作品,是绝不可能得到认可和发展的。一个国家只有原创作品质量高,它的交响乐水平才能上去。以生产带动发展,这是科学的发展观。”

同时,作曲家也离不开交响乐团的支持。“这次很感谢交响乐团的委约,如果没有这样的委约,作曲家也不会去创作这样宏大的作品。乐团的实力,让作曲家实现了创作大作品的心愿,互相都有了进步。”于阳说。

张朝:现在是集中推出原创作品的好时代

4月22日,在大型交响音诗《百年抒怀》中国交响乐团音乐会上,张朝的管弦乐作品《日出·破晓》与观众见面。

张朝的作品多次在“中国交响乐之春”中上演。他认为“中国交响乐之春”集中展示了中国交响乐作品,这是很多作曲家们非常欣慰、非常愿意看到的交响乐盛况。“中国的音乐要走向世界,交响乐要承担起重要的责任。交响乐虽然来自西方,但承载的是每个国家各自优秀的文化。它们都以各自的文化为出发点,来呈现各自民族的文化底蕴。中国的文化源远流长,经过沉淀,我们能够表达的东西应该更加丰富。”

“我们学习西方音乐已经有上百年历史,是时候用这种形式为我们所用了。现在是一个集中推出原创作品的好时代,特别在社会主义新时期,文化要发挥出积极的带头作用。通过国家的扶持、交响乐团的重视,现在我能够感觉到原创作品越来越被看重。原创作品表现的是这个时代的脉搏,作者就好比一面镜子,通过这面镜子让观众了解、感受到当代的气息。”同时,张朝强调,当代的音乐创作,是在继承过去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继承和发展,就好比是源头和支流的关系,只有通过各种支流,才能让水源地的水流淌到更多的地方。所以没有原创作品,就像没有支流的河水。

作为一位作曲家,张朝希望能为交响乐团写出乐团愿意演、观众愿意听的作品。他希望自己的作品不仅是当下演出,还能够经受住时代的考验,经过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大浪淘沙,依然散发它的魅力。

唐建平:乐团委约作品有利于交响乐的区域性推广

4月27日的“冰雪之约”张国勇与河北交响乐团音乐会,首演了唐建平的交响乐《冬奥交响曲》。2022年冬奥运会将在北京和河北张家口举办,交响乐《冬奥交响曲》以这一重大国际赛事为主题,是一部充满人类团结友爱理想,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奥林匹克精神的音乐作品。

唐建平认为,原创的交响乐作品,尤其是能够代表中国当代精神、文化内涵的艺术作品,对中国交响乐的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作曲家在为各地交响乐团创作作品时,创作题材大多选择能反映当地文化特色、人民共同情感的创作方向。而这样的作品,对当地观众来说更容易理解和接受。“交响乐团的委约作品,一定会经常被乐团拿出来演出。这对交响乐在当地的推广、普及能够起到积极的作用。”

刘思军:期待“中国交响乐之春”推广到更多城市

5月2日,李飚与北京交响乐团音乐会将首演由刘思军创作、取材于曹星火同名歌曲的交响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作曲家以风云激荡的音乐深度描绘了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革命奋斗的光辉历程。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参加‘中国交响乐之春’。”刘思军认为,不仅是新作品,很多经典作品在这个平台上也得到了与观众见面的机会,“只有不断演出,才能让大众了解这些作品。”

“我希望自己能够创作出更多符合艺术规律的音乐作品。不是只追求作曲技法,而是创作出普通观众也能够听懂的作品。”同时他也表示,艺术创作不应太表面化,要挖掘更深层次思想内涵。刘思军还希望,这样好的活动应该不只在北京举办,可以通过联合其他音乐厅或交响乐团,把“中国交响乐之春”推广到更多城市。

王丹红:创作观众听得懂的交响作品

5月4日,《灯塔》大型主题交响音乐会将上演。王丹红的新作《灯塔》,由四川交响乐团、深圳交响乐团、天津交响乐团、青岛交响乐团、武汉爱乐乐团、哈尔滨交响乐团六团联合委约。除此之外,浙江交响乐团委约她参与创作的《大潮之上》、河北交响乐团委约她创作的古筝协奏曲《如是》,以及江苏交响乐团委约她创作的交响曲《大江南》,也都在“中国交响乐之春”上演。

首次参加国家大剧院“中国交响乐之春”就有4部作品在活动期间与观众见面,作为一位80后的作曲家,王丹红感到很荣幸,“我觉得‘中国交响乐之春’已经成为中国交响乐界的一个重要艺术品牌了。这里推出了很多优秀的作品,也请到了很多优秀的指挥家和交响乐团,为中国的音乐教育搭建了一个有意义、有影响力的平台。”

近些年来,国内的各交响乐团都非常重视原创作品。尤其是今年,乐团都拿出了带有自己特色的原创作品来到“中国交响乐之春”,通过新作品推动中国交响乐的发展。王丹红认为,“这个时代的交响乐作品应该有艺术性、思想性,是一种有高度的艺术创作。这就要求原创作品,不仅要尊重交响乐的思维,也要充分贴近国内观众善于理解故事的特点,创作出大家能够听得懂的交响乐作品,让这些作品真正地走进观众心里。中国交响乐的发展,应该走一条中国特色的道路。我们不仅要演好西方作品,更要讲好中国故事。这也是新时代下,中国交响乐要承担的时代任务。”  






苏ICP备07500736号 咨询热线:0512-69792982 62156895 版权所有:苏州音乐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