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苏州
首页 > 音乐欣赏 > 名家&乐队 > 文章内容

旧金山交响乐团

发布:音乐苏州    浏览量:907    发布日期:2015-06-04

       旧金山交响乐团(San Francisco Symphony)创建于1911年,首任指挥是作曲家哈德雷。1935年由蒙都任音乐总监,经过了一段乏善可陈的时期。1969年,当时如日中天的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出任首席指挥、音乐总监,将乐团带到了一个新高峰,乐团实力可谓蒸蒸日上。1974年,著名指挥家迈克尔∙蒂尔森∙托马斯(Michael Tilson Thomas)首次指挥旧金山交响乐团。自此与乐团缔造了一段超过30年的音乐结盟。1995年,被人称之为MTT的他正式出任乐团的音乐总监。通过不懈的努力,乐团长足的进步使听众、观众眼界大开,其本人也成为了当代风头最劲的指挥之一。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日益向世界敞开,一些从未涉足过中国的著名乐团纷纷想要进入到这个“充满神秘的国家”访问。作为与上海是姊妹城关系的旧金山市,其交响乐团就一直抱有到上海演出的美好愿望。经过反复讨论,在旧金山市政府的支持下,乐团1988-1989年的音乐季计划,已将访问上海排到了日程之中。

       一切都在安排之中,旧金山交响乐团会在1989年春节后莅临申城。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了。1988年底,由于食用不洁毛蚶而引发的甲肝病在上海有所蔓延,并一度在市民中间引起恐慌。当时,市政府调动了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以全力控制疫情。但此事通过某些媒体在海外鼓噪,使许多人一说到上海便有“谈虎色变”之感。正当旧金山交响乐团抵达香港并准备进入中国内地时,美国驻华使馆有关人员坚持以上海疫情严重要求乐团全体人员“打道回府”。乐团工会最后作出了“为了保护团员身体健康,只好放弃巡演计划”的决定。这样,上海乐迷与旧金山交响乐团失之交臂。

       2006年2月12日是中国传统的元霄节,但对于众多业内人士以及沪上音乐爱好者而言,那晚在上海大剧院举行的迈克尔∙蒂尔森∙托马斯与旧金山交响乐团的音乐会才是他们最关心的。在德奥杰出指挥大师纷纷离开、而众多本土年轻指挥尚在成长期的当今美国古典乐坛,SFS的声誉已经不亚于传统意义上的“五大”,而成为美国,尤其是西海岸最具活力的交响乐团之一。因此对于上海而言,MTT以及SFS到来所引发的关注,不亚于去年年底三支德国重量级乐团的相继访华。而且音乐会还将有美国著名大提琴演奏家林恩∙哈勒尔(Lynn Harrell)的加盟,更是令人期待。SFS的全体成员在参加完第34届香港艺术节开幕式演出后,就将在上海大剧院登台。

       由于时间仓促,所以乐团并没有事先走台,而是提前一些时间上场作各种热身准备,以至于入场时乐队成员们早已在台上了。SFS中有四位从上海走出去的华人演奏家,但乐队中的亚洲面孔不止“上海帮”这四位;同时全团乐师的整体年龄构成当属比较均衡,以中青年居多,但年长者似乎也不少。

       开演前,MTT不忘来了几句礼节性的祝词,表达了他和乐团对上海这个姐妹城市的敬意和祝福,简单演说后演出拉开帷幕。作为特别的礼物,在正式曲目之前乐团要加演科普兰的《平民的号角》。这是一首相当纯粹的铜管合奏,加之打击乐的轰鸣,在格调上相当“美国化”,非常适合作为音乐会的开场曲。紧接着上演的是艾夫斯的《纪念日》。这是一步具有历史背景和悼念意义的作品,而美国人也总是喜欢不失时机地宣扬他们的“战争文化”。

       一个完全属于美国的开场,当然不可避免,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美利坚的“民族风”也就刮到这里结束了,随后的两部重头曲目都是德国作品,首先是舒曼的大提琴协奏曲,由随团前来的林恩∙哈勒尔担任独奏。协奏曲演完后,哈勒尔加了一首肖邦的《降E大调夜曲》,这部作品是由钢琴改为大提琴演奏,改变得倒也精致巧妙。

       将舒曼与勃拉姆斯置于同一场音乐会中,似乎有整体性得考虑。前者的大提琴协奏曲与后者的《D大调第二交响曲》(作品73)都是两位作曲家处于生活安宁、情绪愉悦时的创作。作品的第一乐章虽然没有太多的戏剧紧张感,但却极富变化。但MTT棒下的第一乐章少了令人感动的元素,整体上偏冷,缺乏一种沁人心脾的感染力和强烈色调。第二乐章的柔板带有沉思色彩,严峻、深沉却不至于悲凉、伤感。而MTT似乎刻意地想让这个乐章听起来能更少一些阴暗、沉郁的气氛,。结合情绪上略显平淡的第一乐章,似乎可以预见MTT为整部作品所定下的基调就是“温文尔雅”这四个字了。这种情绪放到第三乐章中倒是再恰当不过,这个俏皮可爱的小块板用这种轻盈、舒缓的姿态来表达,还真是别有一番风情。最让人期待的就是第四乐章因为它是何等激情肆意。阴郁的的勃拉姆斯很少在他的音乐中有如此狂放外向的情绪表达,但仅此一个乐章却足以令人热血沸腾、终生受用。SFS在这里的表现并无多少爆发力可言,甚至有些松散、随意,缺乏一鼓作气的坚决感。随后的行进过程中也无甚亮点。

       总体而言,这是一个平铺直叙、略显乏力的演奏。乐队的织体显得不够透明,虽然某些段落比较轻盈、速度上也比较适中,但情绪上的绵软和冷淡却是致命伤。

       最后的加演却是异乎寻常的精彩,不但加满三首,而且最后还上演了我们自己的一首本土作品。首先是《匈牙利舞曲第一号》,此前的低迷似乎突然之间就一扫而光,定音鼓的一次节奏变化很有新意。随后是比才的《法朗丹舞曲》,绝对堪称是这个曲目最顶级的演出之一。而后MTT不忘向观众介绍乐团中四位来自上海的华人独奏家,紧接着全团奏起由任光与聂耳联袂创作、并重新经过管弦乐配器的中国名曲《彩云追月》,当熟悉的旋律响起、观众席的掌声也涌动起来。而这首民乐作品的交响化改编应该是相当成功的,SFS的演奏并无明显的生疏感,将那悠远宁静的意境表现的非常贴切,像是经过了精心排练一般。

       这是该乐团成立95年来首次赴中国演出,也终于圆了乐团18年前已到了中国内地门口却未能如愿来上海的梦想。

苏ICP备07500736号 咨询热线:0512-69792982 62156895 版权所有:苏州音乐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